科技紫微造命语
宿命,其实就是个性习惯!只要注意到,命运就会改变。
关注我们:
免费算命
白金会员
充值中心
互动
专区
您的位置:首页 > 张盛舒专区 > 张盛舒博客
  老师万字亲批一生命格
  他当你朋友还是恋人?
文章搜寻 每月汇整
张盛舒简介
科技紫微宗旨
张盛舒著作
张盛舒媒体时间
张盛舒亲算
张盛舒命名
张盛舒新浪微博
张盛舒腾讯微博
名人分析 (58)
运势分析 (270)
星座专栏 (14)
社会议题 (65)
生活励志 (53)
紫微百科 (52)
现代紫微理论 (5)
科技紫微新观 (5)
紫微主星介绍 (17)
传统星宿解释 (3)
传统紫微理论 (16)
网友杂谈 (1)
命理探讨 (187)
预测大事纪 (2)
作品连载 (36)
亲子家庭 (16)
演讲录影分享 (3)
媒体专区 (76)
公司背景 (4)
网站介绍 (10)
策略联盟 (6)
媒体报导 (39)
全部文章 (876)
阅人有术
命带桃花
销售有力
爱情有方
造命有理
加入白金会员,拥有以下超值特权:
18种命理测算免费算
11种人际关系合参
专属个人化运势首页
免费知闻仙人-每日占卜
专属每日幸运符
专属白金会员的亲子专区
最高优惠¥2000的折扣
总价值超过¥1980的服务

近期特惠:
免费看2019年运势!
  张.盛.舒.的.话
你的位置部落格首頁  > 命理探讨  > 亲子家庭
到底谁克谁?(三)

  热门推荐      
   

     五年来,我写过很多篇讨论孤克现象的文章,用很多实例指出,人生的命运,其实就是紫微命盘的相生相克而已

 

在《紫微五大迷思(一之二):孤克七杀星》里,我说:

你生在谁家,父母兄弟是谁?命盘能不能相合?是没得选的!因此,对家人,既然躲不掉,合参就更为重要。找出症结,找出病因,才能对症下药。

 

    研究命运就会发现,人生之中,带给你最大痛苦的,永远来自于亲人!不管他是出于善意或是恶意。很多时候,善意比恶意更为可怕。因为,当他认为是善意,就更加毫无忌惮。而只有亲人的组合,才会把善意当作理由。

因此,不管是父母子女之间的爱与关怀,或是夫妻之间的爱与期待,还是老板部属之间的爱与责任,来自社会阶级定义的上位者(父母,师长,夫妻,老板)过多自以为是的爱,常常造成了对方的压力,也造成了伤害。所谓爱之适以害之也,爱恨相生,没有爱也就不会有恨,这是千古人生的难解习题,也是每个人成长都必须面对的关卡。

 

网友懒懒猫回应说:

    我自小就饱受这类不负责任,没良心算命师的毒害。他跟我父母说,我会克父母,与父母无缘,且淫荡。从此我便生活在地狱之中,只要父母觉得我不听话,没照他们要的方向走,就说算命师说的,我克他们,要活活把他们气死。上了高中更惨,只要跟男生讲话,打招呼而已喔!就会被叫妓女,因为算命师说我淫荡。

 

在她的例子里,算命师只是父母的一个借口而已,一个害怕自己能力管不好女儿,只好用宿命来约束女儿的借口。在这个借口之后,真正掩藏的,是害怕自己不会做父母的深刻无奈。

人生之中蕴涵了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当夫妻,第一次当父母,第一次当主管,第一次当老板……由于人性中的竞争本能,产生了“第一次就要把它做到好”的潜意识!就是这种深植人心的观念,导致我们很难去释放自己必须扮演称职角色者的压力。当局者迷啊!事非经过不知难,一旦经历过,知道了,但第一次也就一去不返了。人性里深刻痛恨婚姻失败、事业失败、为人父母失败的潜意识情结,促使我们常把失败的原因归之天命,或者归之于别人的不能配合,这不正是人生最深沉的矛盾之一?

 

小时候,我曾经深刻痛恨我的父亲,这个恨不是来自他不爱我,而是来自亲人之间的爱恨纠葛。这个恨所播下的种子,直到我大学没毕业之后才慢慢消除,但我已因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的祖父是黄埔四期出身,和林彪、李弥等同期,高大威武。父亲则庸庸碌碌,一事无成,后来到台湾,又因为白色恐怖,被迫逃到彰化的小乡村避难,靠打工维生。在祖父眼里,这个儿子是个不成材的家伙,有辱门风。

从小,我因为很会考试,几乎每科都是一百分,远在台北的祖父听说孙子还堪造就,就要父亲在寒暑假把我送来台北。我本应该是他们父子紧张关系之下的润滑剂,但这却开始了我童年的梦魇。

身为黄埔四期的大将军,威风凛凛的祖父看不惯也不喜欢父亲的行事为人,天天在我的面前骂爸爸是魔鬼。在我幼小而早熟的心灵里,祖父当然是对的,父亲必然是坏人。埋下了这一份沉甸甸的阴影,那种无助又空茫的心里感受,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我开始痛恨父亲,鄙视自己,甚至怀疑我不是亲生的,父亲才会这么忍心让我到台北受苦。久而久之,我甚至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考试考的好,才会有这种命!

父亲当然认为,他是想让我过更好的生活。但我在被送到台北祖父家中,这段我后来戏称为“和蕃”的日子,几乎是成长历程里痛苦指数最高的时期。祖父与我隔的太远了,无话可谈,我经常是一个人守着空屋,面对晨起与日落,内向的我更加孤僻了。我多期望能待在乡下里自由自在的玩泥巴,睡大觉啊,那才是我那个年龄认为的幸福!

这个痛苦,间接导致以后我在大学要毕业时,放弃毕业考,放弃台大文凭的草率决定,就是存心要看,能多伤了我父亲的心。

 

可怕吧,因与果是循环的,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差别在,有没有智慧去找出关键?

直到长大以后,我才终于悟出原因。祖父和爸爸都没有错,紫微坐命的祖父端庄严谨,不茍言笑,自然不喜欢口无遮拦,话出如风的巨门父亲。但是当初童稚的心灵如何能懂?如果只是当事人的爱憎问题也就罢了,偏偏它深深影响了一个幼小敏感的心。命运,不就是如此无奈的互相影响与循环?

 

来自亲人之间自以为是的爱,造成了多少命运的无奈?前些日子,台湾新闻报导一位留美的高材生,因为受不了女友要离开他,开车冲撞女友。被捕之后,他竟然说:“都怪我的父母对我太好了,给我早早就买了房子,害我失去人生的奋斗动力。

    他的父母情何以堪?但不也就是活生生的案例,让我们更要思索,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有付出就算爱了吗?

 

普立兹得奖者,美国诗人理察维伯(Richard Wilbur)有首著名的诗“写作者”,精确的描述了为人父母,对于子女的爱、焦虑、期待与忍耐,值得献给全天下正在彷徨的上位者(父母,师长,夫妻,老板)们欣赏。诗的结尾说:

亲爱的 我已忘却

这一直是件生死攸关的大事

我再度祝福

先前祝福你的一切

只是更加浓烈

 

到底谁克谁?能不能把克,都转化为前进的动力呢?让命运不再是借口,也不再是绊脚石。

这是科技紫微网努力的目标,也是我在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之时,送给大家的祝福。

 

The writer 写作者

by Richard Wilbur

In her room at the prow of the house

在顶楼有如船首的斗室之内

Where the light breaks, and the windows are tossed with linden,

灯光忽明忽灭 照映窗外 椴树的影子婆娑

My daughter is writing a story.

我的女儿正在写故事

I pause in the stairwell, hearing

我在楼梯间伫足 屏息聆听

From her shut door a commotion of typewriter-keys

紧闭的房门里 传来打字机键的骚动

Like a chain hauled over a gunwale.

像极了拖过船舷的铁链声

Young as she is, the stuff

年轻如她

Of her life is a great cargo, and some of it heavy:

生命就像船上的巨大货柜 其中更有些沉重不堪

I wish her a lucky passage.

我希望她能安然渡过风浪

But now it is she who pauses,

但是 她忽然停止了所有动作

As if to reject my thought and its easy figure.

仿佛要拒绝我的关心 以及那失之过简的比拟

A stillness greatens, in which

静寂的夜益发深沉 夜色中的屋子

The whole house seems to be thinking,

似乎也在开始沉思

And then she is at it again with a bunched clamor

她又开始工作了 打字键的喧闹再度出现

Of strokes, and again is silent.

但紧接着又是沉寂无声

I remember the dazed starling

我蓦地想起那只茫然失措的星椋鸟

Which was trapped in that very room, two years ago;

两年前 正是被困在同一间斗室之内

How we stole in, lifted a sash

我们如何偷偷溜进去 拉开窗框

And retreated, not to affright it;

悄悄退出 生怕惊吓到它

And how for a helpless hour, through the crack of the door,

接下来的时间 我们只能无助的从门缝之中

We watched the sleek, wild, dark

看着这只轻巧 野性又带着乌黑

And iridescent creature

光泽的小可怜

Batter against the brilliance, drop like a glove

不断的朝向亮光撞去 像只手套般落在

To the hard floor, or the desk-top,

坚硬的地板 或是书桌上

And wait then, humped and bloody,

虽然它已鼻青脸肿 我们仍期待

For the wits to try it again; and how our spirits

它有再试一次的勇气 而我们精神为之一振

Rose when, suddenly sure,

是如何欢欣鼓舞啊 当它 突然拿定了主意

It lifted off from a chair-back,

它从椅背上振翅飞起

Beating a smooth course for the right window

朝正确的窗户笔直飞去

And clearing the sill of the world.

流畅的通过这世界 残酷试炼的门槛

It is always a matter, my darling,

亲爱的 我早已忘却

Of life or death, as I had forgotten. I wish

这一直是件生死攸关的大事 我再度祝福

What I wished you before, but harder.

先前祝福你的一切 只是更加浓烈

赞成本文论述(3)  反对本文论述(0)
点阅数 (10025) ∣ 回应 (1) ∣ 引用 (0) ∣ 12月 23日, 2005
分类上一篇:爱情,真的有方!
分类下一篇:到底谁克谁(四)——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文章引用位址:http://blog.go108.com.cn/wp-trackback.php?p=218
回部落格首页
诚信经营
科技紫微星座网诚信经营,专业算命品质。拥有多家媒体合作,共同信赖。
专业品质保障
紫微斗数老师张盛舒带领算命咨询师团队,为您提供优质的一对一命理咨询,伴你找到未来方向!
拒绝迷信,科学造命
研究紫微斗数,强调破除迷信宿命,提倡正确的知命、造命算命方式,创造幸福人生!

ICP备案号:湘B2-20090042-1 经营许可证:湘B2-20130094 湖南紫微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