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紫微造命语
宿命,其实就是个性习惯!只要注意到,命运就会改变。
关注我们:
免费算命
白金会员
充值中心
互动
专区
您的位置:首页 > 张盛舒专区 > 张盛舒博客
  老师万字亲批一生命格
  他当你朋友还是恋人?
文章搜寻 每月汇整
张盛舒简介
科技紫微宗旨
张盛舒著作
张盛舒媒体时间
张盛舒亲算
张盛舒命名
张盛舒新浪微博
张盛舒腾讯微博
名人分析 (58)
运势分析 (270)
星座专栏 (14)
社会议题 (65)
生活励志 (53)
紫微百科 (52)
现代紫微理论 (5)
科技紫微新观 (5)
紫微主星介绍 (17)
传统星宿解释 (3)
传统紫微理论 (16)
网友杂谈 (1)
命理探讨 (187)
预测大事纪 (2)
作品连载 (36)
亲子家庭 (16)
演讲录影分享 (3)
媒体专区 (76)
公司背景 (4)
网站介绍 (10)
策略联盟 (6)
媒体报导 (39)
全部文章 (876)
阅人有术
命带桃花
销售有力
爱情有方
造命有理
加入白金会员,拥有以下超值特权:
18种命理测算免费算
11种人际关系合参
专属个人化运势首页
免费知闻仙人-每日占卜
专属每日幸运符
专属白金会员的亲子专区
最高优惠¥2000的折扣
总价值超过¥1980的服务

近期特惠:
免费看2019年运势!
  张.盛.舒.的.话
你的位置部落格首頁  > 命理探讨  > 亲子家庭
到底谁克谁(四)——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热门推荐      
   

冬日的太阳暖暖的照在脸上,好像敷上了一层若有似无、温温热热的健康面膜。我眯上了眼睛,仰着脸,贪婪的享受这难得的养颜时间。下午三点,我正坐在台大绿油油的草坪之上。

 

离开校园已经整整二十五个年头了,由于四年大学生涯过的并不快乐,离开时也有许多伤感的记忆。25年来,我回到台大校园的时间并不多。如果不是这几年赞助学校的一个固定活动,就更不会有机会进校园里发思古之幽情。也因此,每年这一天来开幕,到活动结束颁奖前,就有个短暂的时光,让我在校园里游荡。这几年,已经变成了我的固定秘密仪式,可以彻底放松自己,让心情回到从前,回到那惨绿少年的时代。

 

走完椰林大道,来到醉月湖畔躺下,数学系馆就在我的正后方,它越发苍老了,和我当年黯然离开时几乎没有任何改变。我脑中想起当年,为什么会对台大毕业证书那么不屑呢?有多少原因交织在一起,才产生了这个命运?和父亲的冲突?少年维特的烦恼?对自己未来的不确定性?哪一个原因才是最主要的?如果我正常毕业了,现在又会如何?没有毕业,对我幸还是不幸?再重来一次,我会有不同的选择吗?

 

正在胡思乱想时,“江予”,一个熟悉的,柔柔的声音响自耳后,几乎把我从草坪震起来。江予,我年少轻狂时,用来写诗的笔名,从离开大学后,这名字就与我的诗集一起埋葬,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 
    猛回头,看到的女士却是陌生的,陌生的有点不解,那声音,不该是个陌生人吧?再仔细一瞧,眉目之间的轮廓依稀有点眼熟。

 

真是尴尬的一刻,这几年,由于有点名声,很多人在路上叫住我,常常用“你是那个…….那个……”一副看过你,却又忘了你是谁的神情,真让我急得想替他们接话:“对啦,我就是那个啦,哪个嘛?就是那个啊!”

 

后来慢慢学会不管人家说什么,点头微笑就好。有一次,在自家电梯之中,碰到一对夫妻,又在上演相同的剧情,他们喊道:“你好眼熟喔!你是那个……”我正在点头微笑时,妻子一副恍然大悟样,喊道:“你一定是我们社区的主委!” 
    嗯,地洞在哪里?让她去钻吧。

    但是,眼前这位优雅,但却略显憔悴的女士,她叫的是我时光机器里的名字啊!
    她的神情有些落寞,好象这难堪的情境是她也料想不到的。她苦笑道:“我变了很多,你也是。思无涯,情不尽,请君与我长相忆。还记得这首词么?
” 
    “
Yo……yo,是你?你是Yoyo!”我整个人跳了起来。脑中的记忆也迅速苏醒,很奇怪的,脑中第一个闪出来的图像,却是她的妈妈。

    三十年前,在那时的校园里,男生与女生之间的感情是生涩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只要有一种甜丝丝,从心头爬上来的感觉就够了。大家都不想说破,也怕说破,只觉得,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做不完的梦,青春,还可以让我们任意挥霍。

    但就是她妈妈,嗤的一下,就戳破了我们幼稚的,童贞的梦,像古装电影里,夜行人戳破薄薄的窗纸那样的容易。 
    其实她妈妈,总共也只和我讲过三句话。

    “你家里做什么的?
” 
    “你未来有什么计划?
” 
    “我们家
Yoyo,未来是要嫁医生的。”

    我默默离开了她家,那一天,没有风,也没有雨,我却觉得极度的寒冷与孤寂。原来,我的家庭背景,会让人问话不需要超过三句。

    却不料,Yoyo轰轰烈烈的掀起一场家庭革命,她存心要气她妈吧?或者,那时我们都爱读王尚义的《野鸽子的黄昏》,她也受了女主角的影响。我们之前根本不算有爱,只不过是好朋友而已,但她却偏要赌气,硬是拖着我做伴,尽量找时间和我在一起。 
    命运何其弄人,她妈妈成为我和她的催化剂,这,算是爱吗?我不懂,我猜她也不懂。谁懂呢?少年维特,永远是同样的烦恼。

    那一天,她哭的很凄惨,就像生离死别。
    “我们家要移民去美国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我讶异于我的冷静,甚至冷酷,我没有泪,一滴都没有。也许,这已是我料到的结局,从她妈妈那天的三句话问完,宿命就已定了。她接下来的与命运对抗,只是徒然,就像戏剧中,高潮后的余波罢了。

    “我从你网站里的信息,知道你今天会来,所以,我想来看看你,有一句话,等了二十五年,一直没有机会问。” 
    我挑了挑眉,示意她说下去,是的,我也有话想问,
lady first。
    “我听人说,你为了我,毕业考没去考?是真的吗?

    这不就是我刚刚在问自己的问题吗?我犹豫了,对一个二十五年不见的女士,我懂得她要的答案是什么。曾经有一个人,为了爱你放弃学业,多令人感动,这是让她想来台大和我碰面的原因吗? 
    我可以很轻易的满足她,是的,这个答案多么容易,值得她等二十五年?


    “令堂呢?她还好吗?
”连我都想不到,我竟然记得她妈妈比她还深,二十五年之后,我先问的,是她妈。 
    “她死了很久了,自杀。
”她说的很平静,很自然,好像只是为了安慰我似的,让我连哀悼的话都不知该不该说。这是事实吗?就像我脸上的面膜,热乎乎的,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我蓦然想起胡适的诗:“若亡而实在,有召即重来。”她妈妈的影像,烙印在我心中,太久,太鲜明了,鲜明到我感觉正在上演的,是一幕荒谬的,以保鲜膜包起来的喜剧。 
    “当年,我妈叫我爸移民,把台湾的事业全部结束,房产变卖到美国去。那时,你也知道,台湾退出联合国,又和美国断交,谁有信心啊,能走的都想走。我根本不认为我妈是因为你和我的事,而要移民的。但她却把这个当借口,不断的告诉我,是为了我好。我烦死了,到美国一年,我就嫁给一个医生,后来才知道,这个医生居然有个老婆在台湾,我莫名奇妙的变成个医生的小老婆。
” 
    “我家呢,想不到,接下来的十年,台湾经济大起飞,我爸眼看他卖掉的台湾房产一直涨,他在美国却只能做寓公,无所事事,一来一回,十年就差了十倍。两个人没事可做,整天就是吵架,我爸怪我妈,我妈就怪我。我爸眼看留在台湾的人都赚大钱,他就胡乱投资,到处亏损,又坐吃山空,现在,家财散尽,靠领救济金过日子。
” 
    她笑了,好像正在讲的,是别人的故事。“我妈和我互相憎恨,互相埋怨,结果都得了忧郁症。只不过,她死了,我还活着。因为,我就想要来问你这句话,你到底是不是为了我,放弃大学文凭?

    我内心震动不已,这是命运之神开的玩笑吗?曾经是齐大非偶,高攀不上的她,显然不像是在和我开玩笑。 
    那么,在命运的锁链之中,到底是谁在克谁?
 
    她,和她妈妈,爸爸,以及我的命运,是在那三句话时就已注定?还是在我们刚认识?或者,更早,在我考上台大的那一剎那,就已定了?
 
    也或许,我们各自还在娘胎里,就早已立下了生死状?

    二十五年来,我们彼此不知信息,时光就凝结在当时的悲情里。她心中有遗憾,我心中,也有恨吧。 
    在刚离开校园的前几年,每当我后悔当初的抉择时,她妈总像个恐怖份子,常常半夜突击我的梦境。

    这个恨,也成为支撑我奋斗的力量,就像范成大说:“天无寒暑无时令,人不炎凉不世情。”她妈没有错,错在我只是个nobody吧。 
    但我恨的人,竟然早已经不存在了。
 
    我双手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爸叫我来找你,他说,早知道你那么会算,当初……当初……” 
    她走了,临行前,那张早已泛黄的纸条,我写给她的送别词,又交回我的手里,就如二十五年前,我在这醉月湖畔,把它交到她手里一样:

 

        天仙子

重洋远阔三千里,伊人过海为负笈,历历容颜安可期?

念夙昔,怀别意,忍闻杜鹃耳边啼?

傅钟悠悠芳草萋,椰林醉月踏陈迹,四载同游景迷离;

思无涯,情不尽,请君与我长相忆。

    醉月湖畔的回忆已成往事了。
    在现实的人生里,命运的猜谜游戏,一刻也不曾停止。

    我痴痴看着她的背影,和二十五年前一样,她不曾回头,走的很坚定。

    我突然想起当年曾写给她的六首小曲,那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时候啊!

 

一半儿(见学妹发怒,戏作一曲以逗之,爰而六韵俱成,破涕为笑)

    喜

且搏一笑灿容光,还与花色争娇样,Yoyo何事喜洋洋?

自难忘,一半儿天姿一半儿香。

    怒

且嘟起了樱桃嘴,还皱直了双飞眉,Yoyo不知心恨谁?

也无泪,一半儿娇嗔一半儿捶。

    哀

且把螓首轻轻埋,唤得幽怨缓缓来,Yoyo何事眉不开?

不需哀,一半儿心事一半儿猜。

    乐

且笑弯了小蛮腰,燕语处处随风飘,Yoyo因何乐逍遥?

趁年少,一半儿沉醉一半儿娇。

    苦

且怨秋声送孤独,还怕离歌催肠哭,Yoyo是否心中苦?

人楚楚,一半儿落英一半儿舞。

    悲

且随白云去悠悠,还见逝水不回头,Yoyo惟悲庸何求?

岂需愁?一半儿凭天一半儿谋。

    我追了上去,对她的背影说:Yoyo, 一半儿凭天一半儿谋啊!

    原来当年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我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要经过漫长的二十五年,到今天,才真正懂它的意义!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天凉了吗?秋天却已过去好久好久了。

    她没转过身子,但我能感觉,泪水已经沾满了她的脸。

    我呢?

 

    下图为台湾大学醉月湖

赞成本文论述(1)  反对本文论述(0)
点阅数 (7813) ∣ 回应 (1) ∣ 引用 (0) ∣ 1月 26日, 2006
分类上一篇:到底谁克谁?(三)
分类下一篇:结下一生的缘分——来自情人节的祝福

文章引用位址:http://blog.go108.com.cn/wp-trackback.php?p=225
回部落格首页
诚信经营
科技紫微星座网诚信经营,专业算命品质。拥有多家媒体合作,共同信赖。
专业品质保障
紫微斗数老师张盛舒带领算命咨询师团队,为您提供优质的一对一命理咨询,伴你找到未来方向!
拒绝迷信,科学造命
研究紫微斗数,强调破除迷信宿命,提倡正确的知命、造命算命方式,创造幸福人生!

ICP备案号:湘B2-20090042-1 经营许可证:湘B2-20130094 湖南紫微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